北京消息 10日,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原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劉鐵男因直接或通過其子劉德成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人民幣3558萬餘元,被河北省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一審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在案件高潮迭起的背後,劉鐵男到底經歷了怎樣的人生軌跡?他如何從“輝煌”走向覆亡之路?該案給我們留下了哪些思索和啟示?中紀委監察部網站昨日刊發劉鐵男案件警示錄。
  衣服打補丁
  被調到最後一排
  判決前夕,劉鐵男與記者對話時,一旦涉及他所熟知的產業政策問題,立刻滔滔不絕。此時,他顫抖的聲音和加快的語速,無不流露出他內心的激動。可是,當記者把話題轉到他的受賄問題時,劉鐵男立刻變得猶疑不定,小心地過濾著話題。在事實面前,他承認自己的貪婪和私心:“我有兩面人生。”
  劉鐵男說:“我從小苦日子過怕了,內心對富裕生活有嚮往,虛榮心強,好面子,這是所犯錯誤的一個重要思想根源。”
  1954年10月,劉鐵男出生在北京一個工人家庭。他姐弟多,父親原本工資不高,還要接濟老家的兄姐,家庭生活十分困難。劉鐵男在姐弟五人中排行老三,是家裡的長子。為幫助家裡減輕負擔,他小時候撿過煤核、菜幫子,砸過鋼絲,幫母親補花(出口紡織工藝品)掙錢。這種苦日子一方面激勵他嚴格要求自己、積極上進,使他產生了強烈的憂患意識和拼搏精神;另一方面,在他內心深處,有著過富裕生活的欲望。
  劉鐵男說,在他上初中時,一次迎接外賓活動深深地刺痛了自己。“當時我們在長安街列隊迎賓,開始我作為學生幹部站在第一排,但外交禮儀人員檢查時,因我穿著帶補丁的白汗衫,在眾目睽睽之下,將我調到最後一排。”劉鐵男說,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傷害,覺得窮就沒人看得起,就會被人輕易傷害,就沒有地位,就沒有尊嚴,虛榮、好面子的思想開始在他內心深處滋生,以後入團、入黨、走上領導崗位,這些錯誤的價值觀一直像影子似的跟著他,並對他以後所犯錯誤產生了深遠影響。
  從小教育兒子
  “要做人上人”
  更為可悲的是,他還把自己錯誤的價值觀當成人生成功經驗傳授給兒子劉德成。劉德成記得:“小的時候每次我爸騎車帶我去奶奶家的時候,都不走大路,都串衚衕,跟我說這樣近,做人要學會走捷徑。每次在路上我爸都會教導我,一定要有出息,要做人上人,這樣才能過得好,才能受人尊重。”
  劉鐵男的教誨在兒子心中深深地扎下了根,讓他找到了一條最便捷的成功之路,這就是利用父親職務的影響力、手中的權力攫取金錢。於是,隨著劉鐵男官越做越大,劉德成錢越掙越多。欲壑難填終成空。對於父子二人的悲劇,與其說“兒子坑爹”,不如說父親“坑”了兒子。
  “如今覺得當時我們父子都錯了,拋開我們以權謀私不說,我們的人生觀、價值觀就錯了,奮鬥的原動力就錯了,這也是我們父子犯罪的一個共同原因。”劉鐵男父子的違紀違法行為暴露後,兒子如夢初醒。
  劉鐵男說:“一心多用、顛倒夢想的日子讓我活得很不真實,也很累,到頭來毀了身體,害了自己,害了兒子,害了妻子,更給組織造成了惡劣影響。”
  第一次受賄
  “收得哆里哆嗦”
  劉鐵男的違紀違法事實,均是他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企業項目通過國家備案、核准、審批提供幫助。
  2002年上半年,為了拉近與時任國家計委產業發展司司長劉鐵男的關係,使自己企業申報的鋁合金項目獲得支持,宋某通過他人請劉鐵男一起吃飯。飯後,宋某遞給劉鐵男一個袋子,說:“這次來也沒帶什麼東西,給你買了件衣服。”劉鐵男推辭了一下,見袋子里放的是件襯衫,就拎上袋子上車了。回到家打開盒子一看,衣服裡面夾著一個信封,信封里裝著兩萬元錢。“當時想退回去,但還是心存僥幸。”儘管這筆錢讓劉鐵男“收得哆里哆嗦”,卻向行賄人發出了一個明確信號:此人可攻。
  有一就有二,而且,第二次往往比第一次來得更加直接、猛烈。在宋某多次邀請下,2003年8月的一天,劉鐵男來到其企業考察。回京前,宋某來到劉鐵男房間送行,臨走時,宋拿出一個信封塞到他的行李包里,“我們也沒給你準備什麼禮物,這是兩萬元錢,你自己買點東西吧。”劉鐵男推辭不要,宋還是把錢放進他的行李包里。
  “攻城先攻心”,而劉鐵男最大的心病莫過於愛子劉德成的人生幸福了。在劉鐵男受賄案中,邱某是向其“進貢”最多的一位,也是劉鐵男最信任的一位。邱正是抓住了劉德成這個“棋子”,讓初識他不久的劉鐵男很快成為自己的俘虜。
  2006年上半年,邱某出資100萬元為劉德成在杭州註冊成立一家公司,並以虛假化纖貿易方式為劉德成獲利825萬餘元。後經劉德成同意,邱將上述款項中的900萬元投入股市並安排公司員工炒股獲利1500萬餘元。後又應劉德成要求,邱從公司賬戶支付1500萬餘元為劉德成購置豪華轎車和別墅。
  “老子台前辦事,
  兒子幕後收錢”
  劉鐵男在發改委大院里,留下的永遠是那個傲慢自負甚至有點無理的形象。
  “驕嬌二氣十足。”在與劉鐵男共事多年的同事眼裡,劉鐵男有點像“精神貴族”。平時“倒背手,踱方步,穿布鞋,晃腦袋”的形象,言行中,常把在國家發改委工作當成一種地位和身份的象徵。這種高高在上的感覺,讓地方發改委領導見他一面都很難。有一次,一位地方發改委主任前來彙報工作,話還沒說完,就被他從辦公室里給轟了出去,氣得這位同志一直到退休後都對劉鐵男頗有微詞。
  見劉鐵男難不僅是地方同志的感覺,“我們想見他也經常被秘書擋駕。”一位發改委的司長到現在也沒搞清楚,這樣做是他的意思,還是秘書的意思。
  為與兒子掙的錢“撇開關係”,劉鐵男採取了“鴕鳥政策”——像鴕鳥一樣把頭扎進沙子里。兒子生意上的事他一概不管、不問、不聽、“不知道”,其實質是“老子台前辦事,兒子幕後收錢”。
  浙江一民營企業董事長邱某出資為劉德成成立公司,並以虛構貿易等形式送錢給劉德成。給劉德成利益就是想讓劉鐵男在審批項目時對自己的企業予以關照,他當然想告訴劉鐵男了。有一次,在劉鐵男的辦公室,就他們二人在場,邱某看準時機說:“我幫德成成立了一家公司,做了兩單化纖原料的貿易,效益不錯,賺了些小錢。”當邱正要說具體情況時,劉鐵男向他一擺手,做了個停止的手勢,說:“生意上的這些事你不要和我說。”以後每次都如此,邱某也就知趣地打住了這個話題。
  (據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原標題:小時候因為窮傷了自尊)
創作者介紹

男歌手

fo15fogvc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